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自如屡陷墙壁倒塌风波 快速扩张后遗症渐显

2019-07-09      点击:

自去年“甲醛门”事件之后,自如再一次陷入质量风波。6月10日,租下深圳自如房的马先生怎么也想不到,一阵大风竟然把他房间的整面墙吹倒了,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艾媒咨询一份关于自如的舆情监测报告指出,甲醛事件爆发之后,自如的言值指数为23.6。该指数的基准分为50分,高于50分则正面舆论较多,低于50分则负面舆论较多。

专家分析认为,增设隔断间,反映了自如急于扩张房源,凭借规模效应实现盈利的意图。广州白云一位一手房东透露,自如房隔断间的改装工期只有10来天,快速的施工进程,为质量问题埋下隐患。

倒墙“风波”

曾经的甲醛事件把自如推向了风口浪尖,也因此揭露了长租公寓市场存在巨大盈利压力的内幕。近日,一则自如长租公寓隔断间墙体突然倒塌的新闻,又把自如推向了公众的视野。

据《新京报》消息,6月10日当天,因为下雨刮风的缘故,深圳的马先生所住的自如长租公寓隔断间墙体被风吹倒。

6月16日,记者联系到马先生,根据其提供的资料,事发后,隔断间墙壁除了边缘还有小部分连接墙体以外,主体已经与天花板全部脱离,因为倚靠在其他房间外墙上,才不至于砸向地面。

据了解,马先生所住的自如公寓位于深圳龙岗区南湾街道健康花城17栋2201,事发当天马先生不在公寓,因此没有造成人员受伤。马先生表示,该事件已经处理完毕,他希望自如能加强房屋的质量,取消隔断间,防止墙面倒塌对租客造成伤害。

6月17日,记者走访了广州天河的几处自如长租公寓,发现都有隔断间在出租。

记者来到自如位于天河潭村的一套公寓,这里原先是两房一厅,自如托管后,加了一个隔断间变成三房一厅。隔断间已经有人入住,其月租并不因隔断而受影响,与其他房间一样,主要按面积计价。管家告诉记者,“隔断间大多都是用客厅进行改造,面积都比较大,租金一般都是一套房里第二高的。”

记者随后又来到附近另一套四房一厅的公寓,与上述公寓一样,这里原是三房一厅,经过改造后增加了一个房间。管家透露,“只要空间允许,公司托管的房子都会增加房间再出租。一来可以给公司创造更多的利润,同时也可以分担其他房间的价格,吸引更多租客。”

然而,广州一位一手房东向记者透露了改装的其他细节。

李女士的家人在白云有两套房子被自如托管,其中一套三房两厅在今年3月份改装成四房一厅。除去空置期,李女士的家人每月可以收取一万元以上的租金,而改装前只有七千多。就算是隔断间,房子依然抢手,“改装过程很快,10多天就弄好了,过了空置期就租出去了。”

然而,这种快速的改装过程,却使得自如的房子屡屡出现质量问题。此次深圳马先生遭遇的墙倒事件,在此之前已有多次发生。

2018年9月台风“山竹”期间,深圳姚女士所在的自如房间墙壁被风吹倒,经过协商姚女士最终获赔大约5000元。同样在2018年,杭州王女士的自如房子墙壁也出现了被大风吹倒的情况,杭州自如品质管理中心相关人员曾对此表示,“后续肯定会越来越精进”。

记者就是否有改装验收工序致函自如方面,对方回应,“一般自如改装业主房屋都会视业主原本房屋新旧程度进行评估,工期时间不唯一。在装修材料方面,近几年自如都在不断努力做提升。”

急于扩张

财经评论员严跃进指出,“增加隔断间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出于两点考虑:一是增加可租赁的房源数量;二是适当做小户型小面积以迎合更多租赁者的需求。但是隔断行为没有太多验收程序,往往造成各类租赁投诉现象的出现。”

事实上,自如CEO熊林早前曾指出规模运营对长租公寓运营商生存的重要性。熊林表示,“若单体城市运营规模达不到20万间很难实现盈利,整体管理规模达不到100万间很难形成规模效益。”

从自如近年来“指数级”扩张房源的做法可以发现,其发展策略正是基于熊林的论断。

2011年时,自如只拥有1500间房源,2013年达到4万间,2014年将近翻一倍达到7万间,3年后亦即2017年猛增至40万间,而到了2018年11月,数量在前一年的基础上又将近翻了一倍达到70万间。可以发现,2018年大约只用了10个月,自如新增的房源数量,已经接近前6年累积的总和。

但是,链家研究院发布的《集中式长租公寓白皮书(2017-2018)》指出,“规模的快速扩张很可能是陷阱,而非效率。1万间与5万间的规模所需要打磨的能力是完全不同的,做到1万间,不等于可能做到5万间。”

不过,《白皮书》也指出,“如果能够做到50万间,就有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到数百万间。”自如的发展历程,正印证了该说法。

根据自如提供的数据,其目前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南京、广州、成都、天津、武汉等9座城市拥有租赁业务,截至目前,服务近300万自如客,近45万业主。同时为用户提供保洁、搬家、维修等服务产品,每年交付超过1200万单。

自如对此表示,“成立七年,自如规模不断增大,即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租赁管理机构。”

严跃进认为,“类似扩张说明其产品受市场认可,但是房源数量多,其实就会增加很多管理成本,尤其是很多合租的房客之间需要协调等。”

正因如此,自如在拼命扩大房源数量之际,亦不得不寻求资本支撑。继2018年1月完成40亿人民币的A轮融资后,近日又有多个媒体爆出,自如正在进行的B轮融资接近尾声,已募集约5亿美元,由泛大西洋资本领投,腾讯、红杉资本、天图资本等跟投。

自如方面就此事向记者表示,“此前媒体报道的关于自如B轮融资的消息均未跟自如取得确认。”

品牌承压

严跃进提醒,“运营商要警惕个别房源的危机所带来的风险,如果无法有效处理投诉问题,将影响此类企业其他房源的经营。”

去年7月,杭州阿里P7员工在租住自如房后患白血病去世引发热议,让自如一度陷入“甲醛门”漩涡。该事件发生之后,一定程度上给自如带来了额外的资金压力。

自如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自如每月需花费约6000万元对新装修房子进行空气检测。新装修的公寓有长达30天的空置期。过了空置期租客还有异议,可向自如申请CMA检测机构检测,如果检测结果未达标,自如需要承担每次约2000元的费用。”

另一方面,质量问题也让自如的品牌遭受损害。

艾媒咨询的一份舆情监测报告指出,甲醛事件爆发之后,自如的言值指数仅为23.6。该指数的基准分为50分,高于50分则正面舆论较多,低于50分则负面舆论较多。“一旦负面舆情被引爆,失去公众信任的企业挽救自身的形象和品牌声誉往往需要付出沉重代价。”该报告指出。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告诉记者,“市场劣币驱逐良币,不良企业‘偷工减料’降低价格,给正规企业带来生存挑战。这种情况下,自如进行美誉度的宣传是没问题的。”

“但是,提升美誉度之前,自如需要先保证租客的人身安全。虽然需要投入高额的成本,但这是对长租企业最基本的要求”,陈嘉宁接着指出。

艾媒咨询创始人张毅告诉记者,长租市场面临着规模化进程带来的强大资金、服务、管理、舆论各方面的压力,而通过资本狂砸取得快速扩张,是一种病态和不健康的发展,底部不扎实的大楼终究要倒塌。

张毅由此认为,“自如若能做到放缓脚步,从现有业务着手,狠抓商业模式和流水,提高口碑传播力度,事实上是比较明智的行为。”

另一方面,陈嘉宁指出,“在当前租金增长受限的情况下,自如如何做到优化流程,提升管理效率,开拓资金渠道,最终提升利润,也是管理者需要考虑的问题。”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